大宋铜钱成国际“硬通货”

2019-05-15 12:56 来源:m5彩票

大宋铜钱成国际“硬通货”

古代日本京都街景,宋代铜钱曾源源不断流入日本,对其经济发展颇有贡献。

千年广州开放系列

大宋铜钱与区域国际货币,这两个词放在一起说,在我们眼里肯定有些怪异。然而,若我们带着好奇心使劲钻钻故纸堆,就会发现,一千多年前,中国通用的铜钱确实在海外尤其是东南亚一带广为流行,信用甚至超过诸古国自己发行的钱币。正是广州这样外贸大港的存在,使之成为可能。本国货币赢得国际“硬通货”的地位,这在今人看来可是了不得的成就,宋钱是如何做到的呢?我们的老祖宗,又是如何看待这一成就的呢?

蕃舶“形如山岳” 满载铜钱出港

我们之前说过,千年前,不少粤商凭着一船船宋瓷,在海外掘到“第一桶金”。沿着古代海上丝路的轨迹,从交趾古国(今越南北部,传说因当地百姓走路脚趾相叠而得名)到三佛齐(今苏门答腊)到天竺(今印度)、大食(古代阿拉伯帝国),乃至北非一带,到处都有宋瓷。不过,除了瓷器与丝绸,大宋还有一样宝贝在海外尤其是东南亚一带特别受欢迎。根据我在故纸堆里刨出来的史实发挥一下想象力,假如你我回到一千多年前,带着一口袋铜钱在东南亚某个岛国登陆,很可能受到贵宾一样的对待,本地人会拿着一大堆香料、珠宝,来交换这一口袋“孔方兄”,咱俩一下子就发了大财。当然,万一不好彩,我们在食人族部落占据的小岛上登陆,他们对把咱俩油炸了的兴趣远大过对铜钱的兴趣,啥都别说,赶紧撒丫子狂奔吧。

当时的宋钱在海外流行到什么程度呢?看看《宋会要辑稿》中的一段话:“国家置舶于泉、广,招徕岛夷,阜通货贿……今积习既熟,来往频繁,金银铜钱,铜器之类,皆以充斥外国。”就像瓷器一样,近至东南亚,远至西亚、北非,今天到处都有宋代铜钱出土,许许多多在考古发掘下重见天日的宋钱,被各国国家博物馆收藏,成为当年宋钱“充斥外国”的证据。

不当吃、不当喝的宋钱“充斥外国”,只有一个可能——海上丝路沿线各国人民都喜欢把它当钱用,换言之,宋代铜钱已成了不折不扣的区域国际货币。有意思的是,当时在朝中身居高位的“财经大咖”们,对宋钱的国际货币地位并不看重,反而对铜钱外流忧心忡忡。当然,铜钱外流肯定会造成“钱荒”,尤其像广州这样的外贸大港,一艘艘“形如山岳”的蕃舶载着铜钱出港,搞得朝廷怎么铸币老百姓手头的钱都不够用。不过,宋钱能成为国际货币,放在现代人眼里,毕竟是件令人高兴的事,可见,要真正了解老祖宗的心思,其实并不容易。

大宋铜钱成国际“硬通货”

宋钱“大观通宝”,铸文是宋徽宗的手书。

铸造精良 宋钱广受信任

宋钱为何在海外尤其是东南亚一带如此受欢迎呢?嘿,当然是因为宋钱成色足、信用好啦。要知道,从秦始皇统一钱币开始,直到宋代,古代中国统一铸币,往少说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,铸币技术之精良,是周边的诸多古国压根不能比的。再说,学界公认,大宋是商品经济最发达的古代王朝,老百姓已经普遍享受到做生意帮补生计的好处,在广州这样的外贸大港,靠经商发财的人更是不知凡几。

商业的顺利运转,必然要求货币有良好的信用。虽说宋代的财经大咖不像现在的经济学家一样,动不动把“通货膨胀”“通货紧缩”这样的术语挂在嘴边,但他们心里明白得很,如果货币不能被老百姓信任,社会很容易动荡,而王朝也可能会完蛋,毕竟这样的前车之鉴在古代比比皆是。所以,朝廷有一套完整的监管制度,保证铸造出来的铜钱质量好、成色足,老百姓用得放心。

用宋仁宗年间(1010年-1063年)的财经大咖李觏的话来说,“金银其价重大,不适小用,惟泉布之作,百王不易之道也。”“泉布”就是铜钱的意思,翻译成大白话,就是说,金银价值大,只能用于大宗交易,只有铜钱,才是“永恒”的货币。对待“百王不易之道”,当然怎么重视都不过分。

上文说了,上至皇帝,下至执掌大权的财经大咖,谁也没有让铜钱成为区域国际货币的打算,那铜钱又是如何走出国门的呢?一来,当时东南亚不少古国都是大宋的“属国”,朝廷隔三岔五就会赏赐一些铜钱给他们;二来,广州当时是外贸大港,一艘艘蕃舶带着异域奢侈品漂洋过海,大宋官府和商人购买这些异域商品,当然要付钱,除了金银,付得最多的就是铜钱。于是,一艘艘装载铜钱的商船从广州出发,驶往海上丝路沿线的各个地方。

大宋铜钱成国际“硬通货”

与礁石黏结在一起的宋代铜钱。 (杨兴斌/fotoe)

中国铜钱 走红东南亚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分享到:0